绿豆,砂糖,牛奶,蜂蜜和黄油。记得沾硝酸食用。

【Hannigram】One More Day(一发完,宫廷乐长拔x音乐天才杯)

●忘记几刷法扎的时候突然脑到的,引用了扎特一些设定,宫廷乐长拔x音乐天才杯。
●由于身份,好医生的称呼参照法扎变动为大师。
●通篇瞎扯淡十分ooc总之打人别打脸大家看个乐呵就行。
●汉尼拔依然是个汉尼拔。

莱茨狗。
  
One More Day
  
  阳光在这个颇冷的冬日眷顾了这间屋子。
  
  “早上好,汉尼拔。”停在窗前的男人露出一个微笑,他仍在黑暗里,但这一点儿都不妨碍他在汉尼拔眼前发着光。
  
  威尔格雷厄姆向来如此,晦涩的耀眼。他的音乐是,他也是。
  
  而他在这里,就站在汉尼拔眼前。
  
  当短暂的沉钝被从脑子里赶跑后,汉尼拔放下茶杯:“早上好。”他并不对威尔突如其来的到访表示疑问,“你看...

【hannigram】Game Preserve禁猎区(Mafia半au一发完,黑医!拔x黑帮!杯)

卡文一级患者,优秀拖延选手,终于搞完了,我爱黑帮梗。
欧欧西依旧,第一次尝试完全老汉视角,以及看设定就不白的杯。
准备好了的话,莱茨狗。

Game Preserve

  兵荒马乱的雨夜。
  
  汉尼拔驱车开向巴尔的摩,满载而归——他的食材正躺在后备箱里。
  
  意料外的大雨总不免让人有些心烦意乱,汉尼拔算不上心情愉悦。他刚送走一位被帮派首领更迭波及而情况不妙的夜间客户,明天等着他的还有位素未谋面的日间客户。近日来汉尼拔的病人几乎都来自波多马克,在头领毫无征兆的死亡后刚刚重归稳定的组织。
  
  而眼下,他尚在郊区,车外除了连绵不绝的雨声几乎没有多余的声音,汉尼拔感受着这份算得上无趣的清闲,直到车...

时隔大半年我终于拿到了narin太太这两本,但是找不到英文电子翻译,求求大佬们看看我,有大佬有的话可以私戳我吗,不胜感激😭😭😭😭😭(不抱希望地)希望在开学并跟世界再见前找到😢
已经找到了!!谢谢大家!铜球的可以看这条的评论!

【hannigram】Red Hands(G,被养大的拔x不老男巫杯,半au一发完)

好吧,我喜欢魔女集会梗然后激情创作。
本来脑了中长篇但是我的坑品让我恢复理智(。
杯不白!不白!不白!黑的红的不是白的!如题有年龄操作,年轻些的老汉。
我们的好朋友温迪戈出没:)
欧欧西依旧。

﹉﹉﹉﹉﹉﹉﹉﹉

Red Hands

00

空气里仍然聚浮着恶臭,不断刺激着他的鼻腔。

“......你是被那几头狼人抓来的?”威尔皱了皱眉,手上粘腻的血迹让他不适,他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的应该是人类的小鬼。

他只不过是想趁着仲夏的满月夜到自己的药园看看贝弗利要的那些花是否开了,十分不巧地遇上了六头狼人,更不巧的是那群浑身散发着血腥气的畜牲试图围攻他。

威尔杀了三头,剩下的见势不妙溜之大吉,他也没有...

【Hannigram】Rare Candy Ⅱ chapter 2(G,饥荒au)

上章忘提了,游戏里按巨人统治算每个季节时长十五到二十天,文里折合成春秋两月冬夏一月吧,一天还是按二十四小时来。
呃本来想的千代应该是助手查理,理剧情的时候忽然发现跟剧情是有点冲突的,趁她还没露脸皮下换个人(。

“你是个魔术师?哇哦。”威尔有些惊奇,他以为这个男人——汉尼拔——应当是个文员或者医生之类的。

“我与我的助手旅行表演,”汉尼拔看着他,面庞锋利的曲线在火光中投下阴影,“然后因为打开了一本奇特的书被带到了这里,在初夏的时候,与我的助手阿比盖尔一起,她这次没有与我同行。”

威尔有些惊喜于另一个同伴,他对这个名字感到些突然的柔情,他将这也归于惊喜,又耸了耸肩说:“虽然听着有些奇怪,...

【Hannigram】Rare Candy ∥ Chapter 0-1(饥荒au,分级目前G)

我来造死了,我居然开了连载坑。
作者坑品奇差预警,因为学业,暑假应该三到七天一更,没更完以后可能就缘更了(实不相瞒这篇的大纲是我去年写的。
玩没玩过游戏都不打紧,没玩过假装它是异世界求生也能看,里面会交待的,玩过且打通了冒险模式,有点剧透预警,不过也就那么一点。
为了不剧透不说太多(已经很多了,能说的就是,杯杯最后不白:D
我超话唠,欧欧西依旧,打人别打脸。
(不好意思忘记交代背景了,饥荒是一款生存类游戏,主角威尔逊被恶魔带到一个由暗影操纵者建造的世界,有各种怪物与危险,玩家需要用尽办法存活,饥饿值精神值与生命值其中之一过低都会死亡,其中精神值过低会看到暗影怪,且晚上必须生火不然会被阴影中的怪物杀死,之...

【hannigram】隔壁的安塞伯莱塔先生们( G,一发完,主第三人视角 )

!主原创第三人视角
今年真的太忙了,没啥产出,搞个小短篇,磨了很久因为想写搞笑写不搞笑,不难为自己了。
马艾尔有王子英雄之意,西奥多是上帝的礼物的意思,至于安塞伯莱塔,脑炎的音译:)
欧欧西,轻松向,阿比盖尔还活着设定,打人别打脸。

隔壁的安塞珀莱塔先生们

01
阳光非常好,这是马艾尔走出房门准备晨跑时的第一个想法,法兰西的日光迷人得像最艳丽的女郎。

第二个是,哇哦,这谁。

那是个背对着他的男人,正蹲在栅栏的阴影底下干些什么。

大概是黑发,马艾尔想。

不容他细看,那个男人低声说了句什么,站起来走出了阴影。

哇哦,真的是黑发,寸许的带着微卷的黑发,一个牵着狗的黑发男人。

神秘先生这才看见...

我就不按套路来,深夜自娱自乐我最棒。
拔叔煎面夫妻肺片和没病画钟是在网易云一个歌单评论下面看见的记忆犹新,想不起来是哪个了otz。

【hannigram】原来你也不是人?(吸血鬼x狼人au,一发完)

我是个手残,智障手残,把编辑点成删除,然后还确认了删除,对不起之前发的那次喜欢和留言的太太。
别名闻香识种族,我就只是想看拔叔嘴里或者脑里出现脏话。
与狼同行玩得有点懵,玩个吸血鬼x狼人au,有私设。
我有点不正常,真的。
我有点不知道我写了什么,还是真的。
我有点不跟着原剧走,也是真的。
还是没啥情节,打人别打脸。
所以,rea得?狗!

原来你也不是人?

1

Will戴上眼镜,听着Jack做着没太大必要的自我介绍。

在这个男人伸手去扶他的眼镜时,Will努力克制着以免自己不顾形象地呲起牙。

天杀的发情期。

他只想迅速结束话题然后打包走人,回家好吃好喝凑在自己的狗狗里——它们好歹有着与他的族群有...

【hannigram】Rosa dei Beati 幸福者的玫瑰(跳崖后续一发完小甜饼)

我觉得这篇要是叫《膜但丁并交叉对比<老汉追杯>有感》大概会有人捶我,就不丢人现眼了。
幸福者的玫瑰是在天堂篇里我记得最深的一个词,第十天里灵魂有着更加光明美丽的面貌,排列在无边的圆形剧场中,但丁称其为"幸福者的玫瑰",每一个灵魂是一个花瓣,他们瞻仰上帝并淹没在上帝的光与爱中。然后我乖乖写了个短短的跳崖后续小甜饼。
没啥情节也没啥笔力,希望我的排版还没辣眼睛,打人别打脸。

Rosa dei Beati

 

  海风是刀割似的刺在颊上的,猩咸的气息全灌进Will的鼻腔中。

  他扯了扯上衣,努力将略显单薄的外套裹紧,去抵御风——或是其它的什么。

  其它的流窜...

1 / 2

© 硝酸绿豆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