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豆,砂糖,牛奶,蜂蜜和黄油。记得沾硝酸食用。

【hannigram】原来你也不是人?(吸血鬼x狼人au,一发完)

我是个手残,智障手残,把编辑点成删除,然后还确认了删除,对不起之前发的那次喜欢和留言的太太。
别名闻香识种族,我就只是想看拔叔嘴里或者脑里出现脏话。
与狼同行玩得有点懵,玩个吸血鬼x狼人au,有私设。
我有点不正常,真的。
我有点不知道我写了什么,还是真的。
我有点不跟着原剧走,也是真的。
还是没啥情节,打人别打脸。
所以,rea得?狗!

原来你也不是人?

1

Will戴上眼镜,听着Jack做着没太大必要的自我介绍。

在这个男人伸手去扶他的眼镜时,Will努力克制着以免自己不顾形象地呲起牙。

天杀的发情期。

他只想迅速结束话题然后打包走人,回家好吃好喝凑在自己的狗狗里——它们好歹有着与他的族群有那么点相似的气息。

他可没有自己的“金券”。

“你有哈佛的Heimlich和乔治敦的Bloom。”Will由衷希望Jack听得出自己有多么迫切地想离开,“他们与我能力相仿。”

天杀的连环杀手。

最终他还是掺了进去。

Will想念他的威士忌。

*

Hannibal对他的侧写对象感到好奇。

不光因为那有趣的能力,从他进门时空气中就凝固起来的紧张与从身旁男人身上散发的那股熟悉的威胁气息同样引发了他的好奇心。

就像吸血鬼的死敌们时常散发的味道。

Will委实不符合他印象里狼人的形象,这个男人并不粗壮,也不鲁莽,不善社交且不稳定。

不修边幅下的漂亮的面容同样。

但他嗅得到Will像狼人一样特殊而诱人的气味,虽然有些许不同。

当都市传说或是教会故事提及狼人与吸血鬼时,他们总是以死敌的身份出现,狼人粗鲁,吸血鬼过于讲究,在双方眼中都散发着恶臭。

故事总是对错参半。

他们确实是死敌,但原因却是他们都认为对方很美味,美味过共同的食物人类,互相的猎杀导致吸血鬼与狼人现如今都数量不多,不多到人类已经差不多以为他们只存在于故事里了。

在那个被他囚禁在庄园中的狼人以后,他再没见过狼人了,但Hannibal依旧能从自己记忆宫殿的角落中搜罗出狼人的特征——他也据此构建着自己哪怕是狼人的灵敏嗅觉都无法识破的伪装。

可Will身上有几分异于寻常狼人的气味儿让Hannibal无法确定,当下他无法集中注意力去仔细辨别,这使他的好奇更甚。

一连串的分析使Will粗鲁起来,也使Hannibal叹息。

Hannibal想念昔日与狼人针锋相对的日子。

2

Will尽管站在讲台上仍旧无法遏制胃部的抽动,恐惧与饥饿混合着发情期将近的性欲旺盛让他不知所措。

他眼前坐了几排尚佳的食物呢,Will想,紧接着他的原则开始唾弃他将自己的学生、将人类看作食物的想法。

他再次犯了一阵恶心,感官像蒙上了一层雾似的,远不如平日灵敏,但Will觉得自己显然得到了老天更多的恩赐或者说诅咒——共情也是,比普通狼人更敏锐许多的六觉也是。

这导致Hannibal身上溢出的气味儿让他既想要远离Hannibal又想要靠近他。

就像他还是个警察时面对吸血鬼的感受似的,但又远与那不同,显得寡淡许多。

Will联想起他的发情期,似乎一切的反常都显得正常起来。

所以大概是他想多了。

**
Hannibal看着Will吃掉了他带来的早饭,又将自己的那份推到这座房子的主人面前。

Will的表情并无异样。

Hannibal确信一个正常狼人能轻易辨别出肉类的不同,为此他甚至甘愿冒一回被抓住的风险——虽然他当然为每一种情况都做好了万全准备。

所以应该是他的错判。

3

当Hannibal闻他时,Will汗毛倒竖,他惊讶于自己没有一爪子拍上Hannibal道貌岸然的脸。

***

当他闻Will时,Hannibal终于确定,这不是狼人发情期即将来临的味道,就是脑炎的味道。

4

他们还是都没猜到对方的真正种族。

****

他们也都不知道Will既要发情了也得脑炎了。

5

Winston扯出了老爹的遗物,而Will从散架的笔记本里找到了抑制剂的配方。

虽然抑制剂生效需要时间,但聊胜于无。

过不了多久他就无需困扰于“心理问题”了。

*****

Sutcliffe检查出了Will的脑炎,而Hannibal几乎确信自己真的产生了错判。

虽然他心底有点小小地希望Will是个狼人,然后他们可以追逐下原始本能。

6

当他举起枪的时候,Will想,为什么Hannibal是切萨皮克开膛手。

抑制剂紧接着生效了,终于。

他周遭的雾散去时,Will想,为什么切萨皮克开膛手是个吸血鬼。

他不是没考虑过切萨皮克开膛手的种族,但是说真的,吸血鬼?吸血鬼已经不流行先吸后杀了吗?

“现在我可以看清你了。”

******

当Will举起枪的时候,Hannibal迅速闻到了对面的人身上浓郁起来的气息。

毋庸置疑,狼人的气息。

而同时那困扰着他的特殊味道有些淡化了。

这让他不由地兴奋起来,他头一遭为自己结论的错误感到欣喜,但时机仍未到。

“我能有什么杀人的理由呢?”

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Jack按照他的计划来得正好。

可现在他的计划似乎已经被打破了。

7

Will在牢狱中送去了他偶遇的同族。

*******

许久后Hannibal回敬了向往野兽的人类。

8

Will看着他们第一幅共同作品。

杀戮中的生命力那样诱人。

他有一瞬间想要向Hannibal所言中“真实的自我”屈服。

********

Hannibal嗅到一丝熟悉的味道,红发的,鲜活的。

他确信他的嗅觉没什么问题。

他有一瞬间想要暴起去将利齿送进Will的血管。

9

他们都是骗子。

于是Hannibal毫发无损地走了,留下一片残局,包括濒死的Jack、倒在雨中的Alana、无法还原的Abigail以及毫发无损的Will。

他当然不是毫发无损的,那一刀很疼,非常疼,只是狼人的自愈能力惊人,Will的自愈能力在狼人中也很惊人。

谁知道谁先打碎了谁。

10

Will站在东方的吸血鬼旁,看着地牢中的不堪而低微的狼人。

*********

Hannibal坐在他人类心理医生对面,思索着原谅与爱情的定义。

11

Will撂下狠话的时候带着由衷的快感,与内心的悸动。

他确信他的血对Hannibal的诱惑性,而这男人一直未曾尝试或是提出要求。

哪怕在他遍体鳞伤流血不止时,哪怕在此时。

这该死的自控而目标明确让他近乎无法忍受,也让他想看看Hannibal能做到哪一步。

-

Hannibal永远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所以他走向屋外,不带犹豫。

他当然可以随时以蝙蝠的姿态飞走,但是他只是看向Will。

然后看着Will又将眼镜带上,建起阻隔视线的围墙,一样毫不犹豫地转身。

他看不清Will的眼神,他想要叹息,但最终只是转过头去,准备迎来长久的饥饿。

12

红龙的出现是个没人料到的小意外。

谁知道最近龙都有闲心蛊惑人当连环杀手了。

谁又知道龙对吸血鬼还怀有点微妙的情感。

13

“叮咚,红龙死喽。”

--

“叮咚,红龙还没死。”

14

Will看着再次套上人皮外衣的Hannibal将酒倒进他的杯中。

“在红龙改变你之前,进食时间。”他一边扯开衣领一边说,他说服自己这是为了更好地对付红龙。

Will自己都不信。

---

Hannibal听到Will的邀请,险些让手里的酒瓶掉到桌上。

“你对我的同情真是不合时宜,Will。”#他艰难地张开嘴。

Will的表情有些懊恼,看他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傻逼:“同情牛的牛肉制品爱好者与同情牛肉制品爱好者的牛才是不合时宜的。”##

他死死地抿着嘴死死地盯着Will,确信自己就是个傻逼透的吸血鬼。

接着他走向了Will。

15

“啪”,红龙看不下去了。

16

Will看着Hannibal随着枪声、瓶子炸裂声与玻璃破碎声倒下,然后将酒杯凑到嘴边。

普通武器伤不到吸血鬼,如果吸血鬼没有这个意愿的话。

可这个刚还要接受他的邀约的男人没有站起。

Will不觉得Hannibal愿意被伤到,而空气中飘着刺鼻到恶心的味道,所以,哇哦,浸过正宗圣水涂了正宗蒜汁的正宗银子弹。

想着,他将手伸向腰间。

----

在若干情绪中,愤怒尤为明显地在Hannibal胸腔中酝酿发酵,接着是好奇代替了愤怒。

17

叮咚,红龙真的死了。

然后他们在月光下、看着是黑色的的血滩前接了吻。

“走吧,Hannibal,走吧,在Jack来之前。”Will感受着狼人体质影响下伤口的迅速愈合,揪着Hannibal的衣角,在喘息中轻笑着凑到Hannibal的耳边,“处理下子弹,然后我们可以继续之前的打——”

话音还没来得及落地,Will视线内已布满飞动的蝙蝠,蝙蝠群簇拥着将他带起,身后有什么代替他的话落了地。

Will的思维有些飘出了他的脑子,他觉得月亮就好像在他身前似的,也觉得这个会有点粗鲁地打断他的话的Hannibal可能被掉包了。

然后忽然蝙蝠与月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抱着他的Hannibal与船只的甲板。
Hannibal依旧是一贯的道貌岸然与气定神闲:“可能我们无需在意那子弹,它现在不在这儿,”Hannibal顿了顿,“而碰巧那种特质子弹伤不到我,哪怕我饿了三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Will懊丧地呻吟了一声:“你不说话的话一定有更多人爱你。”他现在知道这个Hannibal没被掉过包了,而他真的需要一大杯威士忌而不是一个该死的吸血鬼。

“嘘,Will。”Hannibal勾了勾嘴角,“我们两个就够了。”

18

所以是进食时间。

没人告诉过Will吸血鬼牙上的毒素对狼人也有催情的作用。

他的发情期提前了。

所以还是进食时间。

19

“嘿,你也是吸血鬼对吧?”面前瘫坐在地上的男人一边慌乱地冲着Hannibal喊着,一边手脚并用地后退。

“毋庸置疑,不过我的同伴不是。”卸下伪装的Hannibal带着微笑看着Will,“他是狼人,而且是有些饿的狼人。”

——————fin——————
#原剧台词是 我对你的同情真是不合时宜,Will。
##原剧台词是 如果你偏爱牛肉制品,同情牛才是不合时宜的。

评论 ( 3 )
热度 ( 59 )

© 硝酸绿豆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