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豆,砂糖,牛奶,蜂蜜和黄油。记得沾硝酸食用。

【Hannigram】Rare Candy Ⅱ chapter 2(G,饥荒au)

上章忘提了,游戏里按巨人统治算每个季节时长十五到二十天,文里折合成春秋两月冬夏一月吧,一天还是按二十四小时来。
呃本来想的千代应该是助手查理,理剧情的时候忽然发现跟剧情是有点冲突的,趁她还没露脸皮下换个人(。

“你是个魔术师?哇哦。”威尔有些惊奇,他以为这个男人——汉尼拔——应当是个文员或者医生之类的。

“我与我的助手旅行表演,”汉尼拔看着他,面庞锋利的曲线在火光中投下阴影,“然后因为打开了一本奇特的书被带到了这里,在初夏的时候,与我的助手阿比盖尔一起,她这次没有与我同行。”

威尔有些惊喜于另一个同伴,他对这个名字感到些突然的柔情,他将这也归于惊喜,又耸了耸肩说:“虽然听着有些奇怪,很高兴听说这儿还有另一个活人。如你所见,我是个不得志的科学家,”威尔顿了顿,皱着眉挖掘着自己的记忆,然后发现那混乱而显模糊,他大概是在这鬼地方待太久了,“我也不大确定,我被带到这儿的原因应该跟你的经历大同小异。”

汉尼拔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那么,我想我们现在应当算是同伴了。再次感谢你今天的帮助,威尔。”

威尔的脸颊微微发热,他想火是不是大了些。“不,这真的没什么,我很高兴能在这个鬼地方遇到另外的人,”他做了个鬼脸,“那些猪人鱼人让我怀疑是不是我才是那个异类。”

汉尼拔明显被他的说法逗乐了,依旧带着些愉悦地微笑着:“请别这样贬低自己,它们仅仅算是猪猡。而显然你是位极优秀的科学家,这台机器就是最好的证明。”

威尔感觉脸颊更热了,温暖让他有些懈怠而困倦,他岔开话题:“好吧,谢谢你。说起来为什么这几个月我没遇见过你,我在这儿也待了一段时间了——从夏末到秋末。”

“兴许是这块大陆太大了,”汉尼拔说着,看起来有些莫名的愉悦,“我穿过一个虫洞来到了这边,不凑巧出口就在那个树精旁,而我想我的营地应该在沼泽的那边。”

“你是说地上那种你走近就会张开的洞?”威尔皱了皱眉,看见汉尼拔点了点头,“好吧,我既没穿越过沼泽也没大胆到跳进那个洞。”虽然他知道那是传送用的,但谁也不知道另一端会连在哪儿。

汉尼拔在火光中又看了看他,就在威尔怀疑自己是不是冒犯到他的时候,汉尼拔开口了:“夜晚还很长,我想你一定很累了,我认为你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他没将那个话题继续下去。

“恐怕不行,”威尔稍稍动摇了会儿,“时常有野狗夜袭我的营地。”

尽管他睡得不深,在危险来临前就能觉察然后备战,只是就这样毫无防备在别人旁边睡去的这个念头让他感到不适。

汉尼拔皱了皱眉,转而又舒展开了:“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我为你守夜,威尔,你真的需要休息休息了。”

他的声音里透着不明的蛊惑。威尔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疲倦地点了点头,合衣靠在了临近的树上,睡意很快袭来,毕竟他已经近三天没合眼了。

他困顿的脑子胡思乱想着,包括疑惑自己为什么这么快同意睡在一个几乎是陌生人的男人身旁,然后更沉重的困倦将他拉入黑暗。

威尔最后模糊地听见汉尼拔悄声说了句什么,似乎不是英语,然而他已无暇顾及。

***

“好梦,吾爱。”

***

那是一头矫健的黑鹿,而威尔握着刀站在它不远处,中间横着溪流。

那鹿有几乎与它自己的影子融为一体的黑色皮毛。威尔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刀,他想他应该将它刺进鹿的咽喉,然后他会被血淋湿。

那只鸦羽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头盯着他,眼神冷彻骨髓又灼人心肺。

然后它抬起右蹄,缓步像他走来。威尔将刀握得更紧,但却迈不动脚去给予致命一击。而鹿继续走来,带着神秘的优雅,溪水沾湿了它的毛发,现在它不再与影子混淆不清了,它在月光下黑得发亮。鸦羽鹿,威尔判断着。

它终于站定在威尔声旁,而后低下了头,舔舐着他握刀的手。

***

威尔因为手上的湿意猛然惊醒,他低头看着轻舔自己右手的狸猫,是昨天那只。

“哦,小家伙。”他喃喃着,想去摸一摸这只小动物。

他的手还没触及那只狸猫,它便一溜烟跑走了,同时他耳边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早上好,威尔。”

是汉尼拔,他采了些浆果来。威尔点头向他问好,然后相对而坐吃起浆果来。

汉尼拔吃的很快,但却十分赏心悦目,威尔怀疑他在外面是不是还是个贵族之类的。“威尔,恐怕我今天得回我自己的营地一趟,不然我的助手会担心的。你愿意和我一起吗?我相信我的营地有足够完备的设施与储存。”汉尼拔面向威尔说着。

威尔轻轻摇了摇头:“我很感谢你的邀请,但很遗憾我今天依旧得为了这个冬天做准备,第一批企鹅已经上岸,严寒不久便会来临,我想那大约在一周后,我得继续积攒材料。”他也并不太习惯与人同住。

当威尔说完他才意识到,不是每个人都如他一样被莫名其妙塞了这个世界的知识,汉尼拔应该不知道企鹅冬天才会迁至陆地的习性。

他正在思考如何解释时,汉尼拔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追问,看着有些落寞。

威尔为他明显的失落感到些许不适,思考着或许等自己彻底安顿下来他可以去串串门,毕竟汉尼拔和那位素未谋面的阿比盖尔可能是他唯二的同伴了。

他执意想送送汉尼拔,对方也并未推拒,于是两人便一前一后走进了桦树林,气氛有些沉默。

但很快威尔就无暇在意有些尴尬的气氛——十分呛人的味道随着他们的深入袭来。像是什么烤焦了。

威尔马上想起了昨天那个树精,安慰自己或许只是那个树精烧死后留下的味道。而事实总不尽如人意,很快,焦黑的草木就进入了视线,伴随着众多的影怪。显然,那个树精把周围很大面积的森林都引燃了,幸好这场森林火灾没有继续蔓延,像是被什么阻隔,它只是就这样停了,留下一圈外围的树木。

威尔懊恼自己昨天只顾与自己的新同伴交谈,甚至还睡了一觉。从一开始他就忘了给树林里的桦树精扔把火会造成多么恐怖的后果。现在除了一些木炭他什么也得不到,没有木材,更别提食物。

这很奇怪,那些烟尘和气味儿也像蔓延的火势一样被什么挡住了似的,丝毫没有传出树林,至少在黄昏的时候他并没有发现桦树林上空有什么异状。

气氛一时间更加沉默。威尔看着汉尼拔蹙眉转了过来。他看起来十分歉疚地开口:“我很抱歉,我的朋友。我想这场火灾是因我而起。”

“不不,这和你没多大关系,是那个树精,”灾祸不可逆转,威尔也只能接受,“它已经发生了,没必要追究什么了。只是现在我有些担心我物资的贮存。”

大好的资源没了,为了御寒他不能远离热源太久,这意味着他要么要时不时就地生火,要么只能在周围活动。而第一个方案需要大量资源,他的木材并没有那么多。

临近的浆果与胡萝卜已经被采集差不多,而他存的坚果最多够吃十四五天,加上些小猎物,勉强能撑二十天。威尔想的有些出神,毕竟这关乎生死。他希望自己不用沦落到吃怪物肉的地步,出于好奇他曾烤了块疯狗肉,那种腐臭的味道在吃下去后恶心他好些天,还伴随着肠胃翻江倒海。

“威尔,”汉尼拔的呼唤把他拉了回来,“容我再次提出我的邀约,眼下或许你与我一道是最好的选择,我想我们现在的存粮加上你的足够供三个人熬过寒冬。”

威尔看着前方,有些焦虑地摩擦着手指,开始认真思考这个提议。多出两个同伴明显使安全系数提高很多,他们可以交替守夜,也可以交替使用御寒设备外出,而且就汉尼拔所说,他也不用再担心挨饿。

这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尝试与人同住在生存面前不算什么,而威尔也的确想见见阿比盖尔。

“我想你是对的,谢谢你的帮助。我这就回去收拾行李。”威尔抬起了头,有些匆匆地答应了下来。他没有看汉尼拔的眼睛,也就错过了其中一闪而逝的愉快。

他们很快就折返回去,先将机器拆分开来,威尔将箱子里的大多东西连同机器零件一起塞进了背包,装不下的则被汉尼拔带在他自己身上。

他最后看了一眼营地,然后转身启程。

他们很快地在树林间前行,沿途弄到些木炭。威尔察觉到背后不时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回头果然看见了那只狸猫,它跟在他身后不远,又不敢再靠进。

威尔回过身走了几步,来到他的狸猫旁。“再见,小家伙。”他蹲下又摸了摸它,做了最后的道别然后起身离去。

在汉尼拔的带领下他们很快来到了虫洞旁。那桦树精也烧成了木炭,看着跟普通树木的残骸没什么两样。

威尔看着张大的洞口突然有些紧张。“来吧,我的朋友。”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僵硬,汉尼拔伸出手来。

他鬼使神差地握住了眼前的手,然后同汉尼拔一起,跳进了那个洞。

TBC

当然是老汉搞的事,就算威尔没放火他还是会搞别的事:D

评论
热度 ( 10 )

© 硝酸绿豆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