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豆,砂糖,牛奶,蜂蜜和黄油。记得沾硝酸食用。

【Hannigram】Rare Candy ∥ Chapter 0-1(饥荒au,分级目前G)

我来造死了,我居然开了连载坑。
作者坑品奇差预警,因为学业,暑假应该三到七天一更,没更完以后可能就缘更了(实不相瞒这篇的大纲是我去年写的。
玩没玩过游戏都不打紧,没玩过假装它是异世界求生也能看,里面会交待的,玩过且打通了冒险模式,有点剧透预警,不过也就那么一点。
为了不剧透不说太多(已经很多了,能说的就是,杯杯最后不白:D
我超话唠,欧欧西依旧,打人别打脸。
(不好意思忘记交代背景了,饥荒是一款生存类游戏,主角威尔逊被恶魔带到一个由暗影操纵者建造的世界,有各种怪物与危险,玩家需要用尽办法存活,饥饿值精神值与生命值其中之一过低都会死亡,其中精神值过低会看到暗影怪,且晚上必须生火不然会被阴影中的怪物杀死,之后文中提及的游戏设定会在开头交待的,以上)

Rare Candy

0

眼前只有一片黑暗,他挣扎着想睁开眼睛,然而头痛欲裂。

“哦,我的朋友,你看起来不太妙,”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最好在天黑前吃点东西。”

他在角落蜷缩着,努力向火焰再靠近些,那点火苗是与阴影中潜藏的怪物对抗的最后资本。

阴影随时能把他嚼碎,先从精神开始摧残,然后是躯壳。威尔回想起那个濒死的夜晚,他没来得及搭建火堆,火把耗尽后的几秒内他被阴影分食,黑暗彻底来临,或许他只经历数秒,却像过了百年似的漫长。所幸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并不遥远,他活了下来,虽然之后一连几天都恍惚不已。

威尔已经不记得自己在这里活了多少天——但至少足够他差不多掌握这个世界的基础生存法则了。那不是他第一次面临死亡,却是最接近的一次,也是最令人胆寒的。暗影的可怖。

同时他也得到了奇异的能力——看见游荡的影子。固然,从前当他精神不佳或是夜晚火光渐弱时他也曾看到过它们从黑暗中挣扎着扑出,然而现在他却时时刻刻都能察觉,甚至能在从它们中穿过时有些许感知。

或许只是因为他已在地狱边境,威尔扯了扯嘴角,并没有获得一个完整的笑容。

威尔又向火堆里扔了根小树枝,他的储备有限,还得省着点用。木头堆建的柴火堆终究会变成一堆灰烬,他想,或许是时候找块安全的四周资源丰富的地方扎营了,桦木已经开始变色结果,黑夜慢慢变长,凛冬将至。

思考间,旁的乌鸦振翅飞起。威尔握紧了石矛,他知道第一束阳光即将照耀大陆。

白昼来得很快,顷刻间将暗影驱散,威尔送了口气,收好了柴火燃尽留下的灰烬,他莫名地认为这些灰烬会派上用场,莫名地,就像他这个不知为何被带来这个世界的科学家也知晓这里的科技一样莫名。同样也是那个火把熄灭的夜晚之后,他的脑子里忽然充满了新的知识,新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作为一个科学家,威尔自然想探究一番缘由;然而作为一个苟延残喘的异乡人,生存才是头等大事,他无暇顾及于此。

威尔翻了翻随声携带的物品,他快带不了更多的东西了,只能尽快扎营。

白日是正好的安营时间,只是营地的地点是个扰人的问题,这块大陆已知的部分是由数个有着不同地貌的版块相连而成的,草地缺少矿石,矿场也同样少有草木,平原上的牦牛快到发情期了,松树林没有食物,至于沙漠和沼泽则是最坏的选择。

威尔摊开坟地里得来的地图,上面有故去的行者画出的大略图样与他之后添注上的标记。他未曾在这个世界上见过活人,与人最贴近除了骸骨与不知道谁树立的墓碑,还有住在小石子路尽头的猪人。

与这种奇怪的生物为邻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他们能帮忙抵御野狗,临近也有不错的资源,还与片桦树林接壤,或许在冬天来前他能收集到足够多的坚果,也能在食物耗尽时猎只狸猫果腹。

眼下这是最好的选择了。于是威尔收拾好简陋的行装,咽下一捧浆果作为早餐,便拿起地图向那条小石子路的方向走去。他曾经疑惑是谁将这些小路铺成,但无论那是谁又抱着什么样的目的,都的确帮了大忙。

傍晚来前,他到达了猪村。猪人或是躲得远远的,或是冲他高喊什么,威尔只听懂了“走开”。除过跟他们做交易或者给予他们食物的时候,猪人或许不那么友善,至少也没什么敌意。强过沼地里的鱼人,尖锐粗鲁还总是喜欢追赶接近他们的一切动物。

威尔并不理会猪人,只是顺着猪村的边沿走着,在草地与桦树林的交界处停了下来。

威尔将草编的的背包放在地上,从里面捡出些木头和几块不同的石头堆成一圈,这便是篝火的雏形了。那些石头旁还有两块小小的金子——那是他前些日子在矿场凿出来的,也十分不巧地遇到了以为他是偷蛋贼的高脚鸟,险些被这种在石地上建巢的生物踹了一脚。

这种光泽扎眼的石头在他那里可以换来钱财,然而在这里,它有更大的用处——搭建原型机。这个名字是威尔根据那庞然大物的功能起的,将材料丢进机器,然后机器自动运行产生期望的产品,无数科学家同样也包括威尔的幻想,却在这个物资匮乏的趋近原始的世界实现了,这梦寐以求的知识也一股脑地被塞进了他的大脑。

这也是这个世界的古怪之处,原始又超前,威尔突然有些荒谬地想,像被什么人按照理想捏造而成的。

他为这个念头僵硬了一会儿,然后被猪人的嚎叫惊醒。猪舍门砰然关上,威尔定了定神,发现已经再找不到太阳,短暂的黄昏后就将是夜晚。

他匆匆点燃火堆,坐在地上有些愣神。奔波整天,疲倦喜席卷了他的身体,凑在火堆旁倒头就睡对他诱惑甚大。威尔叹了口气,又向篝火中加了些燃料,确定火足够大后便从行囊中拿出工具与原料开始敲敲打打。他的精力还能在支撑一会儿,眼下最好的选择是趁夜晚搭建好机器然后制作储物箱,为他的背包腾出更大的空间。

在地上啄食种子的红鸟鸣叫两声振翅飞走,威尔向它飞离的方向看去,半月已挂上了天空。冷清的孤寂忽然来临。

*****

桦树轰然倒地,掉下来几个成熟的果实,威尔抹了把汗,在风中瑟缩了下,又扛着斧头继续向树林深处走去,寻找结有果实的老树。

一只狸猫从树洞里探出头来,慵懒地步出,有些好奇地围着他打转。威尔停了停,他对这种小动物总有种亲切感,它们总能让他想起曾经蓄养的狗,乖顺又带着野性——然而这个世界却只有疯狂而丑陋的野狗,喜欢夜袭他的营地。或许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才会选择猎杀它们以供食用。

威尔蹲下来,轻轻地抚着它光滑的皮毛,他在背包中翻了翻,取出块自己晾的小肉干喂给它。他做了些陷阱放在平原上的兔子洞旁,时不时能逮着几只兔子。

那只狸猫十分享受地啃食完了肉干,带着倒刺的舌尖在他的手上舔了舔。威尔想再逗弄下这只小生物,但他今天必须砍到足够的木头。他起身想离去,然后意外地发现自己获得了一名狸猫跟班——那只狸猫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跟着他的脚步追了上来。

笼络一只狸猫比他想象中简单的多,威尔耸耸肩,默认了他的小跟班,继续寻找大树然后砍掉。

又一棵桦树倒下。威尔继续前行,却没再听到背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回头看去,他的狸猫似乎被那动静吓到了,长毛炸起,看着有些骇人。威尔想上前安抚下它,然而它却凄厉地嚎叫一声,扑上来咬紧他的裤腿,不让他前进。

威尔为它的反应皱了皱眉,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它不像是仅仅被树木倒地吓到。

他向前看去,桦树在风中轻摇,树叶沙沙作响,一切似乎格外平常。

然而当他看向更远处时却不再怎么想——远处的树林间有影子闪过,他的视力极好,能察觉到那像是个高大的男性。

危机感与惊喜感混合着袭来,威尔握紧手中的斧头,在逃走与前进间犹豫。

理性告诉他逃离危险,而一个声音却在耳边诱导他一探究竟,悄声猜测那会不会是另一个异乡人。

一个同样来自于他的世界是探险家。这个念头在威尔脑内形成一瞬,便再也挥不去了。对于一个孤独的求生者,最大的诱惑莫过于此。

他尚在犹豫时,前方忽然传来了不小的动静,包括一阵嘶吼声。在那瞬间,生物逃离危险的本能被他骨子里深藏着的掠食者冷静的疯狂压制住,威尔朝前奔去,也顾不上他的狸猫向着反方向疯狂逃窜。

当他想拨开最后一点树枝的遮挡时,有一阵嘶吼声传来,紧跟着的是忽然拔地而起的藤蔓,将他卷起又甩开。威尔在地上喘息两声,握住被扔在不远处的斧头然后迅速爬起。

现在他确定了,那的确是一个高大的男人,背着光站着,同样也看向他。威尔唯一能看清的是那双棕红色的眼睛,正意味不明地凝视着自己。

眼下威尔顾不上与这个似乎是同伴的男人交谈,那怪物似乎是桦树精,这个倒霉蛋显然砍到了错误的树。他曾经砍伤过一个沉睡的松树精,接着被不依不饶地追杀直到它踩到了他的火堆,那树精烧尽了,只留下一块木炭。他希望火焰同样能对付这怪物。

又一根藤蔓扫过。威尔不再犹豫,取出背包里裹着的火把点燃然后扔向树精,对那个男人大喊:“跑!”然后有些气恼地发现对方还在盯着自己,没有动静。

在桦树精被烧得发狂之前,威尔飞快地跑向了他的同乡人,拉起他然后又是一阵飞奔。

他感觉到他的手被握紧了。

TBC

跟松树精不一样的是桦树精不会动,跑就行了,不过杯杯并不知道:D让老汉得逞了。

评论 ( 12 )
热度 ( 21 )

© 硝酸绿豆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