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豆,砂糖,牛奶,蜂蜜和黄油。记得沾硝酸食用。

【hannigram】隔壁的安塞伯莱塔先生们( G,一发完,主第三人视角 )

!主原创第三人视角
今年真的太忙了,没啥产出,搞个小短篇,磨了很久因为想写搞笑写不搞笑,不难为自己了。
马艾尔有王子英雄之意,西奥多是上帝的礼物的意思,至于安塞伯莱塔,脑炎的音译:)
欧欧西,轻松向,阿比盖尔还活着设定,打人别打脸。

隔壁的安塞珀莱塔先生们

01
阳光非常好,这是马艾尔走出房门准备晨跑时的第一个想法,法兰西的日光迷人得像最艳丽的女郎。

第二个是,哇哦,这谁。

那是个背对着他的男人,正蹲在栅栏的阴影底下干些什么。

大概是黑发,马艾尔想。

不容他细看,那个男人低声说了句什么,站起来走出了阴影。

哇哦,真的是黑发,寸许的带着微卷的黑发,一个牵着狗的黑发男人。

神秘先生这才看见他,对他短促地露出了一个微笑,蓝眼睛在阳光底下闪着光。

马艾尔先生看见这双眼睛的那一刻久违地觉得自己坠入了爱河,他是一个相信一见钟情的艺术家,爱情像洪水一样来得太突然,但他决定要堵住洪水。

01.5
“......威尔?”

02
马艾尔从自动贩卖机走回长椅前,扔给了正注视着大狗奔跑玩耍的西奥多先生一瓶水,被回以又一个短促的笑容与道谢。

他太幸运了,马艾尔想,神秘先生是来遛狗的,恰好跟他同路,恰好也是这个公园,甚至恰好是他昨晚刚搬来的还没来得及见面的邻居。

他还知道了神秘先生叫西奥多。

这真的是上帝的馈赠。

“呃,所以,你是独居?”马艾尔努力显得不那么热切,但是他可以肯定在多说几句他的舌头一定会兴奋到打结。

“事实上并不,”西奥多先生显得有些迷惑地稍稍歪了歪头,“我与我的同伴同住。”

马艾尔听到搭档这个同伴时不免有些忧愁——他希望这个同伴不包括生活和性上的同伴。

“那你应该不会像我这么寂寞,”马艾尔尝试着不那么僵硬地耸了耸肩,“孤单的画家。”

西奥多先生有些意味不明地看向他:“我的搭档也是位画家——业余的,或许你们会有共同话题。”

“那么你呢?”

“我?只是一个小笔者。我的搭档偶尔会为我作点插画,”西奥多先生顿了顿,“或许应该说是我为他的画作添点彩。”

“别这么说——你的作品一定会如你一般迷人。”这话一出口马艾尔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蹩脚的调情。

西奥多先生看上去像是被逗乐了:“谢谢你的赞美,虽然我并不认为你看过我的作品后会认为我与拙作担得起这个赞美。”

“或许某天我能赏光一见?”

“或许吧,”西奥多先生耸耸肩,“等我或者我那位搭档的灵光乍现,我们通常一起创作。”

西奥多先生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搓了搓下巴,那里或许曾经长着胡子,谁知道呢。

02.5
“哦,你在这儿,那么你的主人呢?”

03
“事实上——”西奥多先生的话被他那只不知道品种的大狗打断,它撒着欢超西奥多先生扑来,引起了主人的注意后又向某处狂吠。

马艾尔不明就里地向那里看去,小路转弯处,一个男人从树影的遮挡中走了出来,东欧人面孔,浅色长发扎成了马尾,与恶俗的格子西装,不知怎的在他的身上却毫不违和。

谁会在清晨穿着格子西装来公园。

他又转头看了看西奥多先生——他的脸上挂着明显的笑意,带着点戏谑,朝西装先生挥了挥手,站起身来。

于是马艾尔看着他们十分亲密地贴面问好,交谈了两句又朝这边走来,老实说,马艾尔感到了嫉妒。

东欧西装佬带着他妈的假惺惺的微笑朝他伸出手:“初次见面,马艾尔先生,我是西奥多的丈夫......安塞伯莱塔。”

马艾尔的脑袋在听到丈夫这个词时轰的一下炸了,他甚至没听清东欧佬的名字,他只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和那个可笑的姓。

脑炎?认真的?这个姓根本配不上他的梦中情人!

好一会儿,他起身与面前的男人握了握手,干巴巴地笑了笑:“你好,先生。”

西奥多先生朝他的丈夫做了个鬼脸,又扭头看向马艾尔:“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位大画家,我的伴侣,一个早起穿着格子西装去买肉的男人。”

“事实上,亲爱的,鉴于我们马上要启程去接我们的小朋友,是时候回家了。”

“哦是吗安塞伯莱塔先生,你也应该回家料理下你的头发了。”

马艾尔发誓他看见脑炎佬僵硬了一下,然后西奥多先生率先停止了他们令人心碎的打情骂俏,拉着他的丈夫与狗做了道别。

马艾尔瘫在长椅上,感受从一见钟情到幻想破灭的心路历程。

操他的脑炎东欧佬。

03.5
“威尔......”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汉尼拔,不,你不能吃他,也不能谋杀他,即使他对我好像一见钟情了并对你充满敌意也不行。”

“你似乎共情了他?”

“这不需要共情,亲爱的,我眼睛健全。”

“但......”

“不,驳回,即使你用你的姓威胁我也不行——是的我就是知道你会那么搞——这不是理由,说好的,这次由我来选,我甚至也跟你一起当着脑炎先生。”

“哦,威尔......”

“我知道,还有你的小辫子。看看我的寸头和脸,总得拿点什么换你的自由,鉴于我们俩现在是死人。不,停下来,我看见你张嘴了,你还穿着你那些贴着‘我是食人魔’的标签的格子西装,而我要把自己塞进一件件装腔作势的正装里,是我在妥协而不是你,因为我不是连环杀手食人魔。”

“我的西装上没有任何标签,威尔,打断别人的话很粗鲁。”

“你又不会因为粗鲁吃了我,不是吗?”

“你是对的,我亲爱的。”

“所以你为什么会在公园?”

“我采购途中无意中看见了你的狗在公园栅栏边上跑。”

“哦,说谎说谎鼻子长长。”

“好吧,亲爱的,你问住我了,事实上有一位可怜的丈夫早起发现身旁空无一人,狗舍里什么也没有,所以用项圈里的定位仪找到了他的伴侣,跟别人在一起。”

“哇哦,为你感动到哭,跟踪控制狂魔。”

04
十分遗憾,没多少时间让马艾尔忧郁他无疾而终的爱情的,他在第二天还有外出到附近的深山老林里取景的计划,他选择执行计划来缓解自己的心碎而不是去跟不知道名字的脑炎东欧鬼佬打一架。

04.5
“我们的好邻居似乎不在家,看来我们得把告知他聚餐一事的计划推迟了。”

“他可能感到了你身上食人魔与连环谋杀犯的混合气息然后逃走了,等着被抓吧汉尼拔。”

“食人魔与连环谋杀犯没有混合气息,就像我的西装上没有标签,亲爱的。”

“喔,是吗,我以为这就跟我脑炎的味道一样明显到能被某些人闻出来呢。”

“好吧,威尔。”

05
在山上马艾尔看到了一种不知名的花朵,很衬西奥多先生的眼睛。

05.5
“我看见你的草稿了汉尼拔!成熟一点然后停止对我们邻居的谋杀设想!”

06
马艾尔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和他的新作品一起。

他倒在沙发上就睡,不知今宵几何,直到一阵恼人的敲门声响起。

于是他怒气冲冲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准备掀开门板看看是哪个混蛋在扰人清梦,而当他的手离门把寸许远时——“他似乎还是不在家。”

即使马艾尔的脑子还是一团浆糊,他也准确分辨出了那是西奥多先生的声音。

然而当他在飞速整理头发时,又一个声音响起来了,“多么遗憾,看来还是得改天了。”

毋庸置疑,是那个脑炎佬在装腔作势,马艾尔猜他准摆着假惺惺的微笑然后暗地里翻白眼,恶毒的男人。

他轰地拉开了门,显然把两人都吓了一跳,而西奥多先生首先反应了过来,挂着浅淡的微笑:“嗨,我们以为你不在家,明天我们会有个小聚餐,只有附近的几户人,我猜你不会介意来参加吧?”

马艾尔愣愣地点了点头,又在他们离去时挥了挥手。

06.5
“你知道他在家。”

“什么,威尔?”

“别装傻,刚才他开门的时候你一点都不惊讶,你装得实在太假了。”

“哦......”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想把他做成菜,但是是你提议要搞这个聚餐迎接阿比顺便来跟邻居'连络感情'的,做了他我们又要跑路了,不要引起怀疑,乖乖用普通的肉做菜,好吗。”

“那么下次'采购'?”

“哦我就知道,好吧,我会协助你的。”

“不要总翻白眼,亲爱的,你的眼睛很美。”

“操你的,汉尼拔。”

07
马艾尔正了正领带,将头发理平,他觉得自己帅毙了,好歹秒杀那个东欧佬不在话下。

完美极了。

他昂首挺胸地拿起准备的礼物,轻快地按了按隔壁大门的门铃,在门开的一瞬间感觉自己蠢毙了。

草坪,鸡尾酒,烧烤,长桌,没一个他妈的穿着正装来这个聚会的,或者说,来这个趴体的。

来开门的是他的老邻居,正困惑地看着他的这一身行头然后:“嗨......”

马艾尔往里面看了一眼,连格子西装佬都没有穿他的装逼西装,衬衫袖子卷起,围着一个长围裙,正在烤炉旁烹制肉食。

而他的西奥多先生,跟一个小姑娘聊着,做着鬼脸,又转头冲自己的丈夫眨了眨眼睛。

糟透了。

07.5
“难以置信,威尔,你是怎么说服他搞一个草地趴体而不是一场晚宴啥的。”

“哦,当然是用爱的力量。”

“哈哈,真好笑。”

“好吧,我们进行了一场谈判——你不知道他有多不可理喻,就因为我们的新邻居暗恋我,他就想谋杀他。”

“小声点,威尔,他看向我们了。”

08
“下午好,马艾尔。哦,这是我们的养女,阿比,趁着假期来探望我们两个老父亲的。亲爱的,这是马艾尔,我们的新邻居。”

马艾尔已经不止是心碎而已了。

他脱力地拿起了一杯酒,叉了块烤肉。

08.5
“那个暗恋你的邻居?”

“嘘,嘘。”

09
马艾尔心很快就不痛了,那得归结与那块烤肉。

那块肉——那不能称做肉,应该称作珍馐——有着拯救心灵的味道,在它滑过喉管的时候,马艾尔想上去抱着安塞伯莱塔先生的大腿痛哭流涕然后为自己的粗鲁忏悔。

他沉醉地看了看西奥多先生一眼,在他溺亡于那片蓝色之前,又深情地望进去,他看到了游鱼。

09.5
“他不大对劲,威尔,你确定汉尼拔没在上面刷什么违禁品?紫水啥的?或者什么乱七八糟混在一起致幻的香料?”

“应该?那盘肉我也吃了一块,除非他运用了他的变态食人魔连环杀人犯能力之类的促使我们的好邻居吃下有毒的那一块。”

“呃,或许只是它太好吃了吧。”

“我期望是。”

010
马艾尔放下了,他放下了他转瞬即逝的爱情,将身心投入了食物中。

010.5
“好吧,它只是太好吃了。”

“但是好吃到宛如吸毒?为什么我没有这种感觉?”

“或许因为我们都知道它是什么做的,即使有那么些可能不是。”

“好吧。”

011
马艾尔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临走时他才想起他的礼物,他将它给了西奥多先生,跟他短暂的爱情说再见。

他回到家中,坐在床边静静地看向窗外,然后躺下进入了黑甜的梦。

人生啊。

011.5
“汉尼拔!!冷静点汉尼拔!把刀放下!你不能去隔壁!”

“哦,他甚至忘了穿那身塑料工作服。”

“阿比盖尔!”

“好吧,冷静点,汉尼拔,你听见威尔说的了,你不能因为你们的邻居暗恋你的丈夫还给他画了张用不知道什么花遮住重点部位的油画而——算了你去谋杀他吧。”

“阿比盖尔?!”

人生啊。

END

评论 ( 29 )
热度 ( 75 )

© 硝酸绿豆糕 | Powered by LOFTER